《情常在》氹人歡喜既伯恩山曲奇

851
被拾獲後,未找到家的睌上,不太開心

2013年的某個深夜 我 被一位好心的叔叔在寵物公園旁發現,如果你問我是為什麼會自己一頭小狗BB深夜中在那流連,我是真的想不起來,大概跟很多狗狗被遺棄的故事大同小異。
只知道當時我帶著徬徨,在黑暗中亂闖,一心只想跑回那個所謂的家,每一步走起來也帶著痛楚,也分不清是身上的痛還是心中急得快要掉下淚來。跌跌撞撞下就跑到了好心叔叔的身旁,他看見我獨自一狗還以為是走失,跟我說「不用怕,爸媽很快會來接你」,聽了叔叔的話我的心好像是定了下來,我們一人一狗坐在公園等了又等,都等不到任何人出現,無奈他家有病重的老金毛哥哥要照料,沒有能力把我帶回家,只好打電話把我交給朋友。

叔叔的朋友義工姐姐把我帶了回家,發現我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第二天就帶我去看醫生,順道掃一掃晶片。醫生說我可能是腳有骨折,於是除了掃晶片,又多照了X光,不出醫生所料,左前腳有條裂痕,因為我年記還小,也不用做手術,只需包紮好自會慢慢痊癒。至於晶片方面,致電漁農署後發現身上的晶片乃空白的,義工姐姐說即是「太空卡」。聽到這心不禁一沉,「太空卡」是說我不能回家嗎?還是我壓根兒就沒有家?

醫生還在苦口婆心的說伯恩山這個品種有很多遺傳病,將來需要付出很多醫藥費,叫義工姐姐考慮清楚。我雖不明白那什麼遺傳病,而義工姐姐只是好心帶我看醫生,但既然大人們決定讓我出生於這世上,那些所謂的付出不都應該是理所當然嗎?真想不通如果不願付出為何要讓我生於世上。

義工姐姐沒有放棄,把我的照片放到網上,看看能否幫我找到媽媽。聽義工姐姐說我這小伯恩山是名牌,很受歡迎,雖原來的媽媽並沒回來找我,卻不出所料地有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想把我帶回家,令義工姐姐不禁頭痛,應用什麼準則去選媽媽,畢竟擔心會有人把我這小朋友變作名牌生仔機器,或是不願付出的人卻因為我是名種BB而想收養。

最後,相對於網上世界,姐姐還是決定把我交給身邊的人,就是我現在的媽媽CHRISTIE。媽媽說替我起了名字叫COOKIE,因為我曾經有過有一個哥哥COFFEE。COFFEE哥哥在一歲多,做絕育手術時,不幸到了天堂,媽媽一直都未能釋懷。在緣份的驅使下我在媽媽生日當天與她遇上,再於中秋人狗兩團圓時來到這家,我的使命就是要好好照顧媽媽, COFFEE哥哥可以放心了。

醫生說過媽媽要付出很多,可是我知道媽媽你的汗水不會白流,因為我要用我的生命令你歡笑,儘管有時我的方法例如吃屎給你看會帶點淘氣帶點傻,但希望你駡我時,心中也是帶著笑。

我絕育了,媽媽本來對絶育十分擔心,怕我會跟哥哥一樣,最後當然無問題
我絕育了,媽媽本來對絶育十分擔心,怕我會跟哥哥一樣,最後當然無問題
X光片中見到我腳骨裂左,行路拐拐下
X光片中見到我腳骨裂左,行路拐拐下
有了家,有人疼,帶cone of shame 加跛腳都好開心!
有了家,有人疼,帶cone of shame 加跛腳都好開心!
哥哥COFFEE英年早逝,我會好好照顧媽媽,請放心!
哥哥COFFEE英年早逝,我會好好照顧媽媽,請放心!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