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稿篇)小黃狗 沒枉死  By毛孟靜

1991

「港鐵殺狗」一筆,因為實在太 callous,幾乎就像展覽香港人彷彿長了繭的感情 … 嗄,見死不救之餘,簡直蓄意謀殺!整件事就係夾硬來,好 twisted,一份集體被「屈」的感覺,非常不堪。

於是,直覺這一幕會很生一點迴嚮。但迴嚮之大之猛,也真出乎意料。也許,香港真是個壓力煲,近月身邊有太多黑白不分、指鹿為馬的時事,忍忍忍忍忍,忍無可忍,重新再忍。忽然,眼前就出了個一目了然,沒得扭曲,應該點玩都玩不了語言偽術的個案,有相有帶有目擊証人——因為港鐵幾分鐘內重開列車 … 頸邊一灘血,狗就枉死了。非常第三世界地。

羣情洶湧。動物權益議題,跟了好些年,非常上心。常聽到有人說,動物議題不應政治化,這是不對的,還看世道,有哪一個花樣不是政治。卻是,總也有底線。譬如說,把事件嵌入香港政改困局,把主角狗比喻做香港人(喂死咗喎!)就真係煽情當有趣。

那個傍晚,先看到《香港動物報》的報道,都隱隱已覺已知是個獨家故事。話說有隻狗在地鐵路軌出現,列車確有暫停,但不知怎地很快又重開,狗就給輾死了。

當中發生了甚麼事呢。《動物報》記者來電訪,霎時回應,自是難過;更重要的,是在這個事事講效率講回報的城市,港鐵許是懾於列車延誤要呈報、甚或面對罸款的規例?會不會話:唏,一隻狗啫!

於是翌日去信港鐵問這個。也不要求人人愛動物,事實係仍有許多人真心怕狗。說的,不過是善待動物,尊重生命,屬文明社會的簡單人道精神罷了。

港鐵的即日回函,卻是文字遊戲:「有狗隻於 … 路軌 … 不幸喪生」,dog found dead on tracks,中英一樣,好似此禍從天而降,非常被動,與人無尤。就是不肯承認責任。

再翌日,與麥志豪、黃繼仁等跟港鐵管理層會面。長話短說,不就是港鐵缺乏珍惜動物生命的機構文化,有前線職員做了錯誤的決定,釀成這場傷痛災難。

也是公關災難。不,我有理由相信港鐵沒講大話,只是事件㷫閤閤之際,訊息混亂,以為知幾多就先講幾多,結果後語不對前言。最終仍自是道歉及調查。

那隻狗終也沒有枉死。經此一役,動物(不是寵物!)權益在香港又多了許多人關心,即使是社區(好否集體不叫「流浪」?)貓狗,一樣是生命,一樣該受到保䕶。尤其是貓狗,數千年下來,是人類把他(不必寫「牠」)們帶在身邊,成為我們社區及家庭一份子。

港鐵路軌上的小黃狗,睡好,走好。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