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專訪藝人曾偉權(下):那些年,我認識的「執死雞」狗大佬

4473
曾偉權關心動物權益,早前港鐵車死未雪事件,他也有到場抗議。

對很多人來說,狗兒是寵物,但在曾偉權眼中,狗就像人一樣,有不同性格,有權力關係,有社會結構。那些年,曾偉權還是小孩時,家中位於鄉郊的工廠養了三十多隻狗,讓他看到狗界有自己的世界及地盤,狗界都說輩份,有大佬、有卒仔。曾偉權見識過多次狗集團間的對峙打鬥,最印象深刻是當時廠中的狗大佬「精到死」,尤如某些人類一樣,表面上好打得,但次次打交都留在後方觀察,見到有敵狗落敗時才會走去「執死雞」咬番啖,得手後又會匿回後面,指點「下屬」攻擊。能目睹這種既有趣又震撼的狗仔「開拖」,狗群的真性情,他坦言在鄉郊生活的人細察,才有機會見到。

記者:洛紅、陳易芳

曾偉權本身是愛狗之一,最愛細察狗群的一舉一動。他笑言,自己由細到大都在狗的當中生活,所以很了解他們的生活模式,「識睇佢地眉頭眼額,知道佢地幾時嬲,幾時唔嬲,有些一睇就知係黐線嘅………..」。他憶述,少年時,每年暑期也需回家中的工廠幫忙,這也是他能與狗兒相處的美好時光。由於昔日的社會,沒有絕育的概念,鄉郊的小狗經常生育,在其家中工廠附近,很快便累積了三、四十隻狗兒,有狗嬰兒、有狗父親、有狗媽媽、青年少等,曾偉權就是在這時,認識了什麼是小狗的社區,「牠們有大佬、二哥、三哥,有專搞事和曳的,也有後宮,會爭寵。」

他說,當年旁邊地方有一隻大狼狗,尤如人類一樣,見到工廠那邊的狗女多,於是走了過來。「我們廠附近都有隻大哥,但身形細一點,同那大狼狗打咗兩次交後,結果唔夠打,那本來既狗大佬便讓位畀大狼狗做大哥。佢主人叫牠返去,佢都唔肯走,就算拖走牠,第二日牠都會返番來,因為這裡多狗女嘛,最後那主人都由得牠。」自此那大狼狗,成了這地盤的大哥。

自小與狗為伴的曾偉權,本身養有多隻唐狗。
自小與狗為伴的曾偉權,本身養有多隻唐狗。

曾偉權形容那大哥性格很適合做高層,每次有其他狗群來踩場,大哥第一時間衝出去,之後周圍有二、三十隻狗一齊衝,但在兩邊狗群短兵相接時,「大哥」會放慢腳步,留在後面,由部下去和對面的狗狗對打,「佢精到死!左閃右避,見到有狗不夠打,佢就走埋去啄佢,執死雞,然後又立即縮回後方觀察。反而之前做大佬既小狗就像拼命三郎般,你見到狗群中突然有隻跳了出來撲來撲去,那隻就係佢」。

正因為了解到狗世界和人沒有分別,也有不同性格和權力關係,曾偉權因此能夠將心比心,會想到如果你困住小狗,或不人道對待他們,他們也會像人類小孩般感到很不舒服。曾偉權至今已養過了十多隻狗,主要都是唐狗,甚至有一些是「自來狗」,好像現在養的兩歲唐狗小吉,於大半年前走到他家門口不肯走,曾偉權於是收養了牠。

這是他收養的小狗豬古力。
這是他收養的小狗豬古力。

對於現時漁護署經常以資源不足解釋其處理流浪狗的政策,曾偉權認為這只是藉口,其實香港已有很多民間團體、市民義工,如果政府需要,他們一定願意配合幫手,而且政府亦沒有從處理棄養問題著手。「棄養問題,你一直不肯去面對。棄養的人你不去罰,不想狗死的人去領養,你就當了他是主人去罰佢,這是什麼世界?」

為了為流浪狗出一份力,曾偉權經常帶流浪狗去絕育。由於當藝人的工作時間不穩定,他起初唯有獨個兒默默在半夜捉狗,然後再帶他們絕育,絕育後再放回。但持久當了動物義工一段時間,他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當中亦包括藝人,令他感到很鼓舞,因許多願意為動物出分力的人士一同努力。

 

歡迎轉載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