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流浪狗的遺言

15054
joyful和其他同伴每天均等著叔叔的單車到來,可是此情不再。他與其他數名同伴疑慘遭毒死。

富貴天注定?

流浪狗的生命是生、是死、是悲、是哀,全是人類所操控。

以下是生活在東涌逸東邨流浪狗Nikoli死前的紀錄,希望各位花少許時間看畢及廣傳:

我是一隻唐狗女,街坊替我改了一個名字叫Nikoli,自出娘胎,我便和兄弟姊妹及媽爸住在東涌逸東邨的樹底下,我們居住的地方,對出有個泥灘,經常有人類前來玩獨木舟、釣魚,我最愛坐在橋底看他們遊玩,夕陽斜照,微風輕吹,那是我們流浪狗界覺得最捨意的時刻。

自出生以來,我沒有如其他被綁著繩的小狗般,有人類當主人,可以有一個溫暖的家。

天氣酷熱時,我和家人會到橋底陰涼處乘涼,口渴了,便走到河邊或渠邊喝兩口水。

冬天的時候,我們從來都沒穿過衣服,冷得要死的時候,我們三五成群捲曲在一起取暖,還是捱過了不少寒冬。

雖然我和兄弟妹從沒有主人,我們都很渴望擁有,不過這是可遇不可求,

有些同伴很幸運,遇上好心人,他們經常來餵我們食東西,幸運的小狗有時會被某些人抱走,

我想,應該是被收養了吧,我也祝牠有一個愉快的家。

今年我已經七歲了,吃飯,對於流浪狗來說,是每天最重要的事情,

我每天睡醒了,便在想辦法覓食,如何解決今天的膳食,往往每我們頭痛不已。

尤其當餓腸轆轆,我唯有盡力去睡覺,因為睡覺可以忘記肌饑。

有時還是忍不住,睡了,卻無力出去找食物吃,唯有在人類的垃圾桶中狂攢。

但這行為卻經常惹來他們的討厭,有些人會用掃帚追打我們,

有些人會用石頭擲向我們。這種生活,是我們流浪狗經常遇上的。

我仍相信人類是善良的,因為近年,有一位叔叔出現,

他每天準時泊下單車,便走到樹下餵飯給我們吃,

當我們未和他相熟時,還是不敢走近,

但我見到他每天都來,每天都對著我們微笑,

我感到很溫暖。

自此,每到黃昏,我會坐在等這位叔叔,

除了等他的一頓飯,還等他的一句讚賞和一下撫摸。

他和一些狗義工還擔心我們被漁護署捕捉,更替我們注了狗牌,

他們說我們這樣會很安全。

可是,上星期的一天,我和兄弟姊妹感到很肚餓,

如常四出覓食,看到不知從那兒來的肉,

肚餓令我們不加思索,立即吃清眼前的食物。

我還打算黃昏時告訴叔叔,今天有其他好心人放下食物給我們。

可是,吃了不久,我的弟兄不舒服,

在抽搐、在嗚嗚…………………………..

接著我的妹妹亦如是。

那一刻,我很無助,很擔心,

我很想告訴叔叔,我很掛住他們,現在不知怎算,

只懂得哭,

我是一個堅強的狗女,

也是大家姐,

從不哭泣。

但原來在來不及向致親者道別時,

眼淚還是無法控制的。

叔叔及一眾義工姐姐哥哥,我們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照顧,

我們相信人類是善良的,

不知是否我們頑皮 ?

還是其他人不愛流浪狗?

希望你們可以告訴我們。再見了!

但願你們繼續愛我們的同伴,保護他們。

 

***讀者報料,上星期,她們在東涌逸東邨流浪狗Nikoli及幾隻流浪狗懷疑被放置有毒食物,相繼死去,包括已經逾七歲的nikoli。希望各界關注及保護該區的流浪狗。他們都渴望找到有愛心的主人,不用日曬雨淋。

 

歡迎廣傳

 

 

 

 

 

 

 

IMG_1552.JPG

IMG_1551.JPG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