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雪救了柴其幸

5850

港鐵剛交出「未雪」被撞死的報告,柴B這篇報導,令人更傷感。
等了又等,港鐵拖了三四個月才出到報告,但報告既無講述意外詳盡情況,亦無問責(到底誰人下令要通車)。卻反指未雪咬傷職員⋯⋯政府更趁香港團成一團時,偷偷發新聞稿,表示「滿意」此報告。

//兩隻同樣誤闖港鐵路軌的狗狗,卻有着完全不同的結局。

上水車站的「未雪」被輾斃,而柴灣車站的「柴B」就成為被寵愛的家狗,人為因素成為兩條生命各走迴異的轉捩點。
柴B 要一直幸福!/(今期刊於—472期U mag)

記者可能不知道,其實柴B的全名叫「柴其幸」,意思是在柴灣站救起的幸運小狗。現在全全名是「柴其幸子」,牠是女孩子。

我來為柴B補點前傳。柴B還在漁護處薄扶林狗房時,我和朋友不斷查問打探柴B的消息,問過柴灣站職員,他們只說牠好乖,被「帶走」也不用「勒頸」。
狗房的人,又一直着我們跟「程序」領狗。一天又一天,三天死期將置。聽說也有十多人查問狗狗情況,說要領養,但可能人人只是「hold住佢條命」⋯⋯大家懂的,台灣是十二夜,香港只有三天⋯⋯

我和朋友,兩個女生來到狗房,還未見到狗狗,職員說要要填甚麼資料就馬上填,要付款馬上付。
有人笑我們「救狗救到上晒身,唔可以咁」但當下那刻,我想不到辦法。
終於職員領我們入去帶柴B出來了。
一見柴B,很驚訝:乜你咁細隻㗎咋?
因為我帶錯了一條大碼狗帶。

我在想:你差點就在只有五個月大時就要死去。

柴B熱情得撲到我和朋友身上。然後我忍不住哭了。我是第一次到狗房,其他狗在吠叫,我無能為力,不要問我為何只救柴B,我救不了牠們。

職員也喜歡柴B,笑罵柴B「唔食晒啲糧就走!」我說:不吃了不吃了,這個鬼地方,出外面後慢慢吃吧。

我第一次帶狗,甚麼都不會,上車前餵柴B飲水吃零食,害牠暈車嘔得半死。柴B卻生性得不在座椅上嘔,自己掙開嘔在腳下膠墊上,還想用小爪抓些報紙蓋住。

到了獸醫院後,柴B不停逗其他狗狗玩。獸醫跟柴B玩,牠竟然會sit會hand。柴B,到底你未走到柴灣站前,過着甚麼生活?後來懷疑狗房咳,留院了。這是我和柴B的第一天。

我對自己說,不能再在這磨人的制度下,逐隻動物救,這只會令所有義工都會心力交瘁,救不完,沒有沒了。
一定要改變制度,改變人心。我在我能力範圍內,一直試着喚起大家對動物權益的關注。

柴B,柴其幸,幸福的幸。

未雪呢?
仍然未雪⋯⋯

柴B的主人之一

(在未雪慘被輾斃後,在柴灣地鐵站也有一隻唐狗走進,但因未雪事件發生後,柴其幸因而獲關注,及獲好心人擔心他會和未雪有同一結果,火速將他救出,因為幸運及在柴灣地鐵站被發現,所以改名為柴其幸。現在他已有一個幸福的家,還最愛和主人咀咀。)

IMG_3611.JPG

IMG_3612-0.JPG

IMG_3613.JPG

IMG_3610.JPG

IMG_3614.JPG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