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賤待動物的大棠生態園

在大棠有機生態園被放養的白羊,後腿明顯受傷,一拐一拐忍痛走路,狀甚可憐。

【動物專訊】早前網上媒體踢爆元朗大棠的有機生態園對待動物不人道,本報記者本週前往大棠生態園直擊,同樣發現園內動物慘不忍睹,包括用來拉「牛車」的黃牛,背脊骨已嚴重變型、後腳明顯受傷的白羊沒有被醫治、黑山羊被綁在木欄上,只能站不能坐、馬匹背部受傷卻沒有得到醫治,尤如動物煉獄般,只被人當作搖錢機。有立法會議員批評做法不人道,將去信漁護署跟進,要求調查是否有人涉虐待動物。

記者︰Nicole Chu

平安夜當日,記者前往大棠有機生態園了解園內動物情況,並需先付上30元入場費,園內的職員推銷,若需坐牛車、坐馬車或餵紅蘿蔔等則可購買80元的套票。記者甫進場,見到有一隻黃牛被綁在樹旁,當時未有客人光顧,但其背脊骨已嚴重變型,旁邊亦沒有放置任何水或草,而記者檢查發現,牛牛本日需負起的牛車極重,而且據一名旅客指,曾與十人一同坐此牛車,還說覺得很得意有趣。

進入另一園區,園區內有多隻白羊及黑草羊,其中一隻被放養的白羊,後腿卻明顯受傷,一拐一拐忍痛走路,其同伴忍不住不斷替其舔傷口。其後該小白羊狀甚飢餓,只能在路旁找草吃,甚至需往滿佈垃圾的石地尋找食物,情況令人心酸。再進入羊圈內,記者發現全部黑羊都「非常熱情」撲向人群,惟仔細一看,原來所有黑羊均被綁得極緊,緊得各頭羊只得站著圍欄上,連坐上的空間都沒有,因頸項上的繩,令牠無法動彈。記者向看守的女職員查問原因,對方還稱︰「佢地會打交架! 唔綁住打到流血架!」

除此,圍區內還有甩毛的孔雀、鮀鳥等,在籠底還有一頭野豬,該野豬身體頗大,但沒有獠牙,當記者前往拍照,該野豬似作出呼叫,發出嗚呼聲及撞向被困的籠。

IMG_3891 copy
野豬被困在狹小的籠中,情況惡劣。

記者現場所見,該籠極細,約為六呎,在該籠上還疊了另一個大籠,野豬動彈不得,籠內亦沒有放置任何食水或食物。野豬是食用? 還是觀賞? 是怎樣來? 女職員卻說不知道。

採訪當日,記者還巧遇場主梁福元及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二人似在場內打點及翻新事宜。雖然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曾去向漁護署要求調查此事,漁護署亦回覆她,指已去信創辦大棠有機生態園的十八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並於在12月10日和15日到過大棠有機生態園調查,發現牛牛車站有五頭牛輪流工作拉動載客兩輪車,行走指定路線一圈,路程約300米,每次路程需要約4分鐘。

署方向園方提出四點建議,分別為控制牛車乘客數量及重量,避免牛隻受傷;為牛隻制定作息時間表,不用工作時應卸下拖架;不應將車架重力放在牛頸上,應分散在牛背上;適時為牛隻提供食水、飼料和庇護所。至於在園內的馬術學校內的馬匹,同樣慘不忍睹,現場所見,他們食用的糧食與糞便同放一處,衛生環境欠佳,且馬匹背部亦有明顯傷痕,負責看守的職員卻指馬匹懂得分那些能吃那些不能吃,又指身上的傷勢,為馬匹「自己」抓傷。(請看另稿「一代馬王的下場」)

IMG_3846 copy
負責拖牛車的牛,可見脊骨已變形!

本報向大棠有機生態園職員查詢,對方指已經按漁護署的建議,作出改善措施,包括現時只准4名小朋友乘坐牛車,因為漁護署說牛車應只載400磅以下的東西。那職員又稱,有位伯伯職員很愛錫牛,會買馬食的珍珠草給牛食,「而且牛都要有適當運動,以前牛都要耕田啦」。那職員又稱,牛車不太吸引,不是很多人乘坐。至於綁住羊隻,職員解釋稱是因為牠們會打交。他又強調每日都有清潔場地,衛生情況沒問題。惟記者現場所見,在園內的動物卻尤如生活在煉獄,受傷也沒人理會。

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批評,漁護署指會跟進事件,惟最後卻只給予園方一些建議指引。由於再視察後仍發現情況惡劣,她將會在立法會就有關議題提出討論,質疑該園是否涉虐待動物及署方是否應執法。同時,她指出,根據歐盟的動物福利法例五大標準,包括免於飢餓、免於因環境而承受痛苦的自由、免於痛苦或傷病的自由、免於表達天性的自由及免於恐懼不安的自由,質疑有關情況已嚴重違反,要求署方調查是否有人涉虐待動物。

歡迎轉載及like本報專頁,以取得更多資訊

IMG_3894 copy
羊群都被鎖在欄杆邊,繩極短,牠們不能走動,連坐下來都不能,只能就這樣站著。
IMG_3857 copy
馬匹生活在惡劣環境中,背部還受了傷!

 

Comments

comments

3 COMMENTS

  1. 簡直草菅動物命,靠牠們揾錢,又殘忍對待牠們。園主是人嗎?看守牠們的完全沒有人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