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Marble 領養記

1882
marble曾是被遺棄的小狗
毛孟靜領養了marble
毛孟靜領養了marble


早年一次與人談動物權益,及至有關領養,聽座上一老教授說,他家中的狗死後,「我太太喊到呢」,一份傷痛實在難以平復,他說,不敢重蹈覆轍,不能再養。

當下即煞有介事回應道:「不不,應將一份愛延續嘛。」卻是,從來隱隱知道,人世許多事,知易行難,着人節哀很容易,但殺到埋身那份切膚之痛,實不足為外人道。

作者︰毛孟靜


我的 Dogma 在聖誕日死了。縱已有大半年的心理準備,一旦發生,那一身一心的茫茫然與惶惶然 … 生活,忽然就罩上了一層灰濛,動不動眼淚汪汪。與 Dogma 那 14 年長的日子,逐格逐格像 fast backward 的影象:他怎麼豎耳朵霎眼睛,他的喜怒哀樂曳曳事,家中這張椅下那道門後他的吃盆水碗,他怎麼教我領悟尊重生命。日出日落,就是一份鋪天蓋地的、揮不掉的難過。就是 heartbreaking。

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個月。小兒說,他的一個朋友整整一家人,要過了半年多,方從一樣的打擊中回復過來,重新領養。大兒說,他也不會習慣老家很快有另一隻狗,代替了 Dogma。

代替,彷彿就是對 Dogma 不忠,不夠 faithful,好似忙不迭要抹掉他長久的一筆。但,實實在在,生活開始不完整,像一張網中有個洞,心裏頭有個 void。

一個周日,半心半意地,着自外頭回來渡假的小兒陪我到灣仔愛協去。在領養部,小兒指着一頭小黃狗說:我喜歡她,樣子好 foxy,像隻小狐狸。依照本宅母性習性,我該就㨂了 foxy 。事實是,Dogma 本也是小兒的選擇;那個年代,在英國的大伯有 Beagling 的活動,孩子就一心一意愛上了「比高」狗。

反覆地看 foxy ,非常猶豫。事實是,之前已瞄到另一毛色乍看烏厘單刀,看來受領養機會會低許多的狗。她似隻汚糟貓,叫 Marble,花紋確也真像黃底黑紋的雲石圖案。還有一隻小黑狗,令我回想自己 9 至18 歳那些年間,家裏伴我渡過少年期的小玩伴。

下不了決心。無功而回。

假期結束,小兒返歐洲,大兒回自己的小小竇口,我亦如常工作。一個下午,在會議之間的空檔心血來潮,又到愛協去。我叫的 foxy 、小黑及本來就叫 Marble 的(孖寶!)都仍在。流連一會,決定下次再來,誰仍未找到家,我就帶他回家。

一點心有所屬,自己卻是知道的。包括不期然地上網 Google 一下 marble 雲石花紋。跟住的周日,是我的生日,由大兒陪我再訪愛協。

我們單獨與 Marble 玩了一會,這不夠五個月大的 BB,在籠內不住蹦跳,好鬼癲。果然,孖寶之前曾兩次有人話說領養,兩次都臨陣嫌她(醜),不要她。阿 foxy 已給領養 (看,沒緣),而小黑 … 不想他是我兒時玩伴的代替品,不好去找他玩了。我想,狗兒轉籠去與陌生人社交這一幕,他們大概都懂得是可找到新家的程序。回看孖寶之癲,也就只此一次,我們第一次的全方位接觸。回到家,她都算是個 BB 淑女。

And my life is not just better, but complete with a dog. 我一邊寫這篇文字,一邊跟腳下的孖寶說,套用花生漫畫的一句話。另一句感動的話,由網友寫來:Glad Marble has adopted you.

Dogma 是歷史,Marble 是新聞。我們都活在當下,好好保存回憶就好。



歡迎轉載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