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吞噬的中環嘉咸街市集 和貓兒一起說再見

1816
袁太和她的愛貓波蘿包也面臨要和這兒老街坊說再見了。 Eric Wong攝
中環嘉咸街的百年市集受重建影響,將被高樓大廈吞噬,有不年過半百商戶被逼遷。 Eric Wong攝
中環嘉咸街的百年市集受重建影響,將被高樓大廈吞噬,有不年過半百商戶被逼遷。
Eric Wong攝
袁太和她的愛貓波蘿包也面臨要和這兒老街坊說再見了。 Eric Wong攝
袁太和她的愛貓波蘿包也面臨要和這兒老街坊說再見了。
Eric Wong攝

 

擁有過百年歷史的中環嘉咸市集,受市區重建的影響,敵不過市建區及大地產商,十七間特色食肆、小商戶被逼於今個月底遷走,暫只餘下六戶在死守。縱使商戶、嘉咸街市集關注組及對這地方充滿感情的市民,懇求市建局讓他們多留一會,通融三個月去另覓店鋪,惟換來冷漠官僚的回應:「無得延期」。無論是這班花了畢生精力在這市集耕耘的老商戶,依依不捨,住在這兒的貓兒,也許要與商戶一起和嘉咸街說再見。

記者︰方鴻漸

在嘉咸街12號地鋪的「三陽號食品」,專賣上海特色食品,如醉雞、豬腳薑、各式糕店及上海特色小食等,這店是袁太和丈夫近三十多年的心血,和老街坊的那份情,更摰深如家人一樣,昔日左鄰右里的信任,袁太和對出排鋪的老街坊、商戶兼老友,盡顯出來,「有時她們說去食飯,叫我看著鋪,我便會幫助他們。倒轉亦是,大家是互相幫助,你說最不捨得是什麼? 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吧。」

袁太說,三十多年前,丈夫從事上海店腐皮食品批發買賣,買餘的貨尾,袁太就拉著牙牙學語的兒子走到街上擺賣,經歷過「走鬼」,捱過香港經濟不景氣的年份,沙士都捱過了,卻捱不過市建局的重建,還要是「無數講」的答覆。許多老街坊、舊客戶關心袁太,特意前來光顧,以示支持,袁太掛著親切的笑容感激他們,但當問到未來、將會搬走那兒時,記者發現,袁太不其然皺一皺眉,再笑著說:「唉,唔知啊,仲未搵到鋪!市建局唔通融,我地都唔知點算!叫我走,我走得去邊,呢度就係我地既心血!」

能打破這哀傷氣氛的,相信只有牠們—–菠蘿包及wuddie。菠蘿包和wuddie都是唐貓,菠蘿包今年三歲,是袁太三年前到農莊取貨時,遇見朋友有貓bb出生,於是收養了一隻。牠便是菠蘿包。牠可算是店內最佳侍應,每當有客人進來,菠蘿包都會毫不客氣地使出嗲功,「喵——」像幫袁太招呼客人般。「菠蘿包係呢區好出名架,好多附近打工既人都識佢,會專登來探佢,同佢玩,餵佢食野!」袁太望著走到閣樓的菠蘿包。

而菠蘿包亦有一名兒子,就是wuddie,這兩隻嗲貓為袁太帶來不少歡樂,也令她暫時忘卻被逼遷的殘酷實況。她坦言,若要離開,也會帶同這兩隻愛貓返屋企,或許貓侍應的工作,隨著嘉咸市集的消失,牠們都要失業了。

 

菠蘿包是超級嗲精,也是區內明星。
菠蘿包是超級嗲精,也是區內明星。
牠招呼客人,從不偷懶。
牠招呼客人,從不偷懶。
菠蘿包將要和主人一起與嘉咸市集說再見。
菠蘿包將要和主人一起與嘉咸市集說再見。

嘉咸街多戶商戶都愛貓,各貓兒都有自己的名和姓,有cool的、有嗲的、有肥的,隨著市建局收鋪日子尚餘幾天,本報將繼續和大家分享各可愛的嘉咸貓,為牠們記下在這兒留過的足跡。

 

歡迎轉載及提供更多資訊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