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追逐海豚的夢 海豚研究的船長

協助香港海豚研究的船長吳生剛於2月退休,15年間吳生開船帶領研究團隊「追逐」海豚,見證著白海豚在香港掙扎求存的點滴,由多年前多達30條白海豚包圍研究船,到近一兩年大嶼山東北水域不再見海豚蹤影,讓我們一起細看他與海豚的故事。

記者﹕陳泰臣

吳生在澳門出生,1952年與父母移民到香港。家境雖然比較清貧,但當時香港向上流的機會很多,只有10多歲的吳生跟隨父母出海捕魚,由無引擎的風帆蝦艇,做到之後的雙拖網漁船,代表吳生的生活環境慢慢改善。成功非僥倖,吳生直認當年自己捉魚的確「幾叻」,甚至在1980和1981年兩度得到香港和大陸雙拖網漁船捕魚最多的獎項。可是捕魚的生活既辛苦又不穩定,1998年吳生購入一隻遊艇打算轉型做遊船河、載人出海釣魚等生意,豈料兩年後巧遇當時初出茅廬,現任海豚保育學會會長的洪家耀。「當年洪生嘅老闆向我地公司租船做海豚研究,起初有幾隻遊艇都有做,後來佢地指定要我一隻船做。」就這樣吳生就成為香港海豚研究的御用船長。

做漁民的時候根本不認識白海豚,反而在大嶼山南面和大陸水域見過很多江豚,「舊時嘅江豚好活躍,我地一落網好多江豚會衝過嚟捉魚,唔似宜家咁驚船。」 又說江豚可能因為愈來愈多船隻出沒而變得怕船。每星期出海做海豚研究,經常看到白海豚,並非專家的吳生也能認得幾條白海豚,最記得一條背鰭倒塌的白海豚CH34。最難忘的一次與海豚相遇是多年前遇上一群接近30條的白海豚包圍研究船,「海豚好近船尾,好似伸手就可以掂到佢地,當時直頭想跳落水﹗」除了開心的回憶,亦有驚險的時刻,一次研究船在大嶼山西水域遇上大北風,強風令船不能掉頭返回東涌碼頭,風浪把船搖得像即將翻船,坐慣船的研究員都開始暈船,連見慣風浪的吳生亦擔心安全,最後只能等風勢稍為減弱後沿岸慢慢駛回碼頭。「上得我船嘅人都靠曬我,責任好大。」

白海豚數量愈來愈少,吳生心裡亦不好受。見證著竹篙灣迪士尼填海前仍有白海豚出沒,青馬大橋附近亦會看到白海豚,到近一兩年白海豚幾乎絕跡大嶼山東北水域,吳生認為香港的海豚很可憐。「好似之前尾巴受傷嘅WL212,我覺得佢都好慘,如果人唔搞佢可能都唔會死得咁快。」

吳先生開船帶領研究團隊「追逐」海豚15年,對白海豚有深刻感受。
吳先生開船帶領研究團隊「追逐」海豚15年,對白海豚有深刻感受。

問到對海豚感情,吳生立即眉飛色舞,「我對白海豚嘅印象真係非常之深,成日見到佢地游過嚟打招呼,每次見到海豚都會覺得開心。」吳生與家人都會談及白海豚,去年更開船帶全家人觀豚,在分流看到十幾條海豚,大家都非常興奮。「孫女都好鍾意海豚,仲識畫海豚,但就將佢地油成橙色,我教佢海豚係粉紅色先啱。」

2015年二月,經過兒女的說服,吳生終於決定退休。「仔女和太太已經勸我退休好多年,不過我唔捨得研究團隊同海豚,做下一年做下又一年,但到左某個年紀唔到你唔放低。」一個15年的海豚夢劃上句號。

現在吳生每天都享受自由自在的退休生活,有空和太太去行山飲茶,弄孫為樂。走過香港仔海濱長廊,碰面的都是漁民好友,看看海、打打牙骹又一個下午。

WL212不治,香港又少了一隻中華白海豚。
WL212不治,香港又少了一隻中華白海豚。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