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餐廳內的悲慘鱷魚

6053
網上圖片

作為一個純素者(vegan),任何與動物有關的食物和物品,我也不吃不用,不只蛋奶,還有蜜糖、燕窩、皮革、羊毛等等。我相信,不利用動物,人類也能好好過活。我這樣的人,與上一代的親戚吃飯,尤為難堪。上星期我因探親而返東莞一轉,到一間有鱷魚食的餐廳食晚飯,見到鱷魚被綁口疊在鐵籠內的慘況,令人難過。

記者﹕小青

親戚們點了一道鱷魚菜式,鱷魚被切片,用大頭菜來蒸,其實單憑外賣看不出是鱷魚肉。看着親戚一口一口地吃,我唯有低下頭吃菜。忽然親戚說:「呢碟你食得啦,你唔食可愛動物啫,鱷魚咁兇狠。」

天啊!我回了一句﹕「有咩動物夠人兇狠呢?」

後來我去洗手間,忽然聽到鴨叫聲,正打算去看看是否有鴨被生劏活剝,誰知我看到兩條活生生的鱷魚在池中,牠們的口被人用紅色尼龍繩紮實,兩條鱷魚疊在池中,池頂有一道鐵欄封住。我與其中一條鱷魚對望了一陣,牠稍稍向我趨前,但我實在不敢放牠走。只好不停講「對唔住,我幫唔到你。」或許牠也感到我的懦怯無力救牠,牠又退回到原來的位置。

我回到飯桌前,桌上的鱷魚肉已吃光了。我不知道一碟鱷魚肉要幾錢,也沒有拿起相機拍照。我回想小時候,父母也餵我吃過一次鱷魚肉,來治久治不好的咳嗽。只是現在,我有能力為自己作選擇時,我決不再吃。是否殺生的選擇權,從來都在自己手上。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