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讓愛不流浪

1178

蘇迪勒襲台,巿區內的小溪也暴脹變身黃河,有人被洪水沖走溺弊,小溪旁是台北大部份流浪毛孩的集中地,風雨中,不少在附近便利店都開放給流浪毛孩暫時避難,但在河水暴脹樹木倒塌的時候,有多少毛孩可以全身而退,逃到這些便利店去?突然筆者想起了一張畫,一個咖啡杯載著兩隻毛孩,上面刻著「浪浪別哭」,這是上周才去過的寵物餐廳的招牌,一間位處台北車站的咖啡輕食店,同時是流浪毛孩的的中途站。

記者:蔡小狗

一個美好的下午茶時間

推開狗狗腳掌造型的門把,迎接筆者的除了涼涼的冷氣,濃濃的咖啡香,還有搖著尾巴但眼神略帶猶疑的毛孩小店員班班。點了份輕食,一杯熱茶,一句COME COME便把毛孩店長Candy騙到手中。輕音樂加上柔和的燈光,讓人很快便放鬆下來,由於毛孩於桌與桌之間穿梭著,不同桌的陌生人很快便有了共同的話題,打開了停不了的話題,不久兩位老闆也加入了我們的談話,筆者好奇的問了創業背後的理念。

「我們想開一間咖啡店很久,我們四個都是很喜歡動物的人,希望在實現理想的同時能為流浪的動物出一份力,除了將部份收益捐出來外,我們希望可以做到更多。

「我很害怕收容所的氣氛,我們想或者咖啡廳輕鬆的氣氛下,可以更有效地幫到浪浪找到家,未養過寵物的也可以輕鬆地接觸到他們,於是便有了這個經營概念。

中途站這個概念對我們來有很多額外的成本,我們四人當中有三個還是全職上班族以確保咖啡店的營運資金,但試營的一星期,已有三隻貓貓成功獲得收養,確實很令人鼓舞。

其中一隻貓貓是隔壁公司領養的,我們星期一公休,隔壁公司職員主動提出代為放狗及照顧店內動物,而周未我們則會幫忙照顧他們的貓貓。

毛孩店長CANDY則是另一位獨居伯伯的寵物,由於伯伯早上要上班,CANDY又非常怕孤獨,所以早上CANDY便來應徵做我們的店長了~毛孩拉近了我們鄰里之間的關係。」

這三層的老房子裝璜很特別,有一種古典的優雅,店主說這裏以前住了位很喜歡小動物的老奶奶很喜歡小動物,一直都照顧著附近流浪的毛孩,老奶奶老了,要搬去兒子那安享晚年,店面保留原有七八十年代的風格。「浪浪別哭」的概念傳出去,在蘆洲開洗車廠的老闆為咖啡廳送來了首批健健康康並打理得漂漂亮亮的浪浪店員,這位洗車廠老闆的洗車廠收留了十數隻流浪毛孩。

餐飲業「衛生因素」本是毛孩禁地,但這老房子相遇的人,一連串的one Act of Radom Kindness打造浪浪們的方舟,同時也讓筆者在這裡享受著久違了的和諧關係,在陌生人之間,在鄰里之間,也人和動物之間。這裡愛不需要流浪。

One Act of the Radom Kindness, that is ARK

社會越是進步,人和人之間越是疏離,我們都像不及從前幸福。世道紛擾,有人選擇不停抱怨社會的不公,有人選擇變得對一切變得漠不關心,一樣的是我們都會趕絶和自己不一樣的,以確保自身的利益。挪亞打造方舟不只載人,還有其他動物,因為沒有動物,人也不能獨活。台北車站是台北巿的黃金地段,有心人在那里打造了貓狗人共存的理想環境,努力令更多浪浪找到家,我們呢?我們有土地供應問題,所以香港公共房屋要「揸正來做」趕絶黑巿毛孩,但這除了引申更多流浪貓狗外,我們真的換取到更和諧的社區關係?香港己很多個十年沒有檢討/修定過動物政策,或許在執行過時的法例時,我們趕絶的正是化解社會戾氣的良藥。

方舟的英文是ARK,one Act of the Random Kindness便能共建方舟。方舟是那老房子? 人心才是方舟。

後記:

受浪浪不要哭的感動,天母尼古拉獸醫院也加入中途之家行列,願意援助兩隻浪浪在店中等待領養。

童話可以存在,神績是人心共建

Facebook: 浪浪別哭

#這裡讓愛不流浪

#以領養代替購買

#領養不棄養

台北車站R1出口轉角向前行三百米即是
台北車站R1出口轉角向前行三百米即是(浪浪別哭提供)
11830807_10153580067681934_817050363_n
(浪浪別哭提供)
等家的毛店員班班
等家的毛店員班班(浪浪別哭提供)
手寫的餐牌充滿著親感,二樓兩個和式包廂,超適合好友HIGH TEA。每筆消費有3%會捐給流浪動物基金。
手寫的餐牌充滿著親感,二樓兩個和式包廂,超適合好友HIGH TEA。每筆消費有3%會捐給流浪動物基金。(浪浪別哭提供)
毛店員跑來跑去,顧客圍著他們談論著,桌和桌之間的分界便慢慢的消失了
毛店員跑來跑去,顧客圍著他們談論著,桌和桌之間的分界便慢慢的消失了(浪浪別哭提供)
輕食食材新鮮
輕食食材新鮮(浪浪別哭提供)
兩位小顧客,牠們點了疏菜果涷作為下午茶,店內有尿片供應,穿上尿片,毛 孩是可以在店內隨意走動
兩位小顧客,牠們點了疏菜果涷作為下午茶,店內有尿片供應,穿上尿片,毛孩是可以在店內隨意走動(浪浪別哭提供)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