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太地町直擊(八)】如何救鯨豚?向圈養海豚公園說不開始

445
捕鯨豚在太地町有悠久的歷史,該地方充滿了鯨豚的形象。(陳泰臣 攝)

《動物專訊》今晨由於要趕及早上返回大阪的火車,所以當捕鯨船仍在海中搜捕海豚時,我便懷著不安和憂慮的心情離開太地町。大概早上10時,收到朋友關於捕鯨船空手而回的消息,心中是一陣喜悅,但立刻想到明天他們又會再出海嘗試捕殺海豚,心情又再一沉,究竟怎樣才可以拯救牠們?

記者:陳泰臣日本太地町報道

經過五天連續報道關於太地捕鯨的實況,瀏覽報道的人數開始下降,因為人們對每天反覆不斷的報道開始麻木,Blue Cove, Red Cove慢慢變成顏色上的分別,始終太地一事對我們來說仍十分「離地」,我們可能慢慢忘記每一條被趕進海豚灣,每一條被割斷頸椎的海豚都是不同的生命,擁有高智慧,自我意識的個體。

網上的留言,包括外國媒體對此事件的討論中出現了預料中的反應:不少人認為日本是醜陋的民族,甚至希望太地這個地方從此消失。如果你有機會到太地町,你會發現這是一個十分平靜,風光明媚的小鎮,很難相信屠殺海豚每年都在這裡上演。

太地町內有不少鯨魚的像,反映其傳統捕鯨文化。(陳泰臣 攝)
太地町內有不少鯨魚的像,反映其傳統捕鯨文化。(陳泰臣 攝)

11950821_10153643830141934_573567999_n

問題再次出現,究竟是誰的錯?捕殺海豚的漁民?跟蹤示威人士的警察?日本政府?來自外地,特別是中國的買家?也許他們都要負上一定責任,但其實最大的責任在消費捕鯨業,即購票支持那些圈養海豚,和以海豚為娛賓工具的主題公園的每一個人身上。

或許捕鯨和保護海豚的角力會一直持續,當地保護傳統捕鯨文化的勢力將會繼續用盡一切去阻止外國動保勢力入侵。而在遠方的我們只好盡一切力量去幫忙,每一個人的力量很細小,但只要我們從向圈養海豚的主題公園說不開始,把野生海豚的需求斷絕,終有一天太地的捕鯨會成為歷史,真正成為一個以欣賞鯨豚為主題的漂亮小鎮。

今日捕鯨豚的船出海,幸好沒有所獲,但鯨豚的運氣不可能每天都那麼好。(陳泰臣 攝)
今日捕鯨豚的船出海,幸好沒有所獲,但鯨豚的運氣不可能每天都那麼好。(陳泰臣 攝)
究竟應該做什麼,才能夠讓太地町不再需要依靠捕鯨豚的作業?(陳泰臣 攝)
究竟應該做什麼,才能夠讓太地町不再需要依靠捕鯨豚的作業?(陳泰臣 攝)

‪#‎香港動物報‬ ‪#‎太地町直擊‬ ‪#‎陳泰臣‬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 ‪#‎海豚朋友‬ #海豚朋友,我能為你做什麼? ‪#‎海豚灣‬ ‪#‎THE‬ COVE ‪#‎Richard‬ O barry‪#‎sea‬ shepherd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