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獨立媒體網】公屋養狗,錯在哪裡?

516

公屋養狗,禁與不禁,反對聲較贊成的為多。*反對的人,主要擔心狗隻製造嘈音、環境衛生問題、不相信狗主能自律和不相信政府能有效執法;而教我有點意外的是,有不少支持的人,主動認錯懇求,認為自已違法養狗在先,望房屋署放寬條例,網開一面。

作者:Roni

動之以情,我並不反對;錯在違法的解説,卻又不見得合理。

法例理應與時並進,過時的公屋 / 居屋養狗的條例,不是法例,而是懲罰,對狗主而言是剝削、對動物變相是加害(棄狗潮)。事實上,人口政策隨社會需求而制訂,例如香港二戰後的嬰兒潮,政府興建更多醫療配套、重新審視教育政策。然而,面對每年香港平均約有一萬戶養狗戶的增加,房屋署不但沒正視養狗戶需求,法例上卻倒行逆施,卻迫遷公室/居室的養狗戶,明顯地,是欠缺長遠的房屋政策規劃。

與此同時,動物的地位和角色一直隨時代在變更,古時的狗協助狩獵,時而勢易,在現今的香港,牠們早已成為家中的一份子,被視為親屬,應享有安居之所。是故有倡議者將寵物納入直屬親屬的關係圈,從而合理化爭取住屋權的索求。雖然,我不清楚未來,狗隻 / 動物在地球將會扮演什麼的角色,然而,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千百年來,我們一直虧欠動物。在失衡的政策下,城市過度發展、私人繁殖欠缺嚴格監管和人道毀滅動物的數字持續高企,倡議改善狗隻生活空間,只是對動物的微不足道的「補償」,理應是基於平等理念下的決定,重新分配/ 歸還資源(居住空間)給予弱勢社群(狗隻),不應理解為養主貪得無厭的苛求。

要總結的是,一刀切禁絕養狗,並不是合乎公平、公義的明智決定,長遠來說,房屋署需打造人狗共融的社區藍圖,才能有效縮窄分歧、收窄支持及反對者的對立面。

你說到底多大的空間,才能讓牠們從此自由?

我會説是整個地球,而那一天,到底何時再現?

*統計數據和調查結果來自「懇請政府重訂屋宇飼養犬隻條例聯盟」 – 826 / 830 反對公屋養狗問卷調查街站(天水圍區)匯報

原文連結: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78562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