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十月四日 作者︰ 陳嘉銘

350
樂樂盈盈終於在香港有bb,引起許多人關注。那其他動物的情況又有多少人關注? 海洋公園網站圖片

可能,牠們會在這天出世。

牠們是熊貓盈盈的寶寶。專家公布說,牠們會在十日內出生,說不定就在十月四日,那對這幾個寶寶來說,有特別意義。

因為十月四日,是「世界動物日」──那是自1931年,一群意大利生態學家在佛羅倫斯發起,提出關注動物,亦帶出瀕危動物議題,叫大家保護環境。熊貓正是瀨危動物,全球不足一千六百頭,是故熊貓有後代寶寶降生,當然可喜。

不過香港沒有多少人想及「世界動物日」,唯獨對於盈盈在年初有喜,以至十月誕嬰,可喜之餘又不失聯想──寶寶的爸爸未知是誰?(笑)要找回四川臥龍保育區的幾個雄性熊貓驗DNA?(又笑)香港的樂樂雖然似乎不育,也要暫做廉價爸爸了(再笑)。

如此聯想,以為好笑,其實只是人為自我中心的低級趣味!反而值得細想的,是盈盈為何長期難孕?而熊貓等瀕危物種,在今天只能長途拔涉找配種,甚至要用人工授孕才可保命,背後亦究竟出了甚麼問題?

問題就是──八十多年前的「世界動物日」組織早已提出來──工業發展,跨越自然,之後就是過度開發,資本主義漠視生態倫理……都是今天被說得爛透的話語,但上世紀三十年代,德國納粹未見下令開火,美國經濟未入蕭條嚴冬,就早已有生態學先知告訴人類:早有一日,自然不再自然,野生不作野生,屆時,動物難以存活!

可是,就如不少荷里活災難片情節,先知有說,眾生掩耳,之後就是預言實踐。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至2012年的分類及統計,全球瀕危動物已達三千多種,而瀕危植物也有二千六百種;當然為了延展物種生命,人工繁殖培育就是出路,而相關機構,包括當下已成為全球性組織的「世界動物日」,都勸籲暫停一切野生濫捕,以及維持自然生熊,促成動物在原有環境裡,傳宗接代。

 

問題就是,野生之名易說,保育知而行難。就以熊貓為例,不錯,人人知其可愛,而共產中國也在建國不足十年內知其瀕危──當然啦,開戰開發爭地盤!於是中國政府知道竹林受到破壞了,熊貓少吃了,就在1958年搞卧龍自然保護區,培育貓熊,卻非野生,而只是「類自然」──類近自然,佯裝自然。熊貓由此「變得珍貴」,也成了外交(政治)禮物。

 

盈盈樂樂來港,是繼安安佳佳之後的內地贈港禮物,可我們在遊覽海洋(類自然)公園的時候,為他們,甚至他們即將出生的後代大呼小叫,甚至也曾為去年法國藝術家Paulo Grangeon的千六頭紙熊貓而瘋狂拍照的同時,其實我們更應想到,熊貓存活不易,交配不易,生育不易,可卻並不因為比如樂樂被說成是「近乎不育」、「腰肢無力」,甚至「看性交影片也於事無補」的「客觀理由」!那個終極理由,其實是我們──我們幾代人的不聽勸籲,不停開發;然後就是盈盈今天如報載所說的「終於有喜」──這個「終於」,由以上說法去想,太不人道。

 

當然,我們會樂見盈盈誕下寶寶,但作為關注動物的人,或會更希望她的寶寶,會在十月四日出生,然後真的有高高在上的「類自然公園」主事者,可以順帶提提那是「世界動物日」,對瀕危寶寶特別有意義,更承認人為的破壞責任,有你有我,以教熊貓難產,不能抵賴到樂樂的「客觀理由」。

 

或者以上想像只是一廂情願。然而民間組織「動物公民」就此在十月四日在香港啟動,為的就是要與「世界動物日」組織所言一致,舉傘同行,覆蓋動物議題,提出討論,保育自然。如果盈盈的寶寶就在這天出世,我們可以慶生,也望護生之說孕育,健康長成。

 

陳嘉銘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

 

歡迎轉載

 

#香港動物報 #世界動物日 #齊齊出來 #十月四日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