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常在》阿平,黑妹,與油麻地的愛心街坊

3531
可愛的黑妹,雖然在社區生活,但得到油麻地街坊的愛心關懷。

有讀者向本報記者報料,指油麻地某處,一條有簷篷的行人路邊,長期有兩隻唐狗,半夜、清晨⋯總之全日都在,似乎沒有「家」。本報記者到場,發覺狗狗身世不錯,有吃的喝的,近日天氣寒冷更有衣服穿有綿襖睡,究竟誰養的?是露宿者養?是社區動物?於是我們訪問了正在撫摸狗狗的街坊。一問之下,又是一個令人感嘆但暖暖的故事。

記者:小彤

最先跟記者聊天的叫B哥——一個伯伯,B哥說:「這裡最全盛時期有七、八隻狗,現在剩下阿平和黑妹,牠們都在這裡出生的,阿平是黑妹的爸爸,阿平的媽媽很久前在這裡被車撞死。」

隨後,當街坊們知道記者的來意,都紛紛圍着記者侃侃而談兩隻狗狗的身世,雖然每個都是叔叔伯伯,但說起兩狗,眼神都流露出溫柔,感受到他們對阿平和黑妹的事十分關心和熱衷。

其中一個是張先生——兩狗晶片的註冊主人。原來阿平和黑妹在這裏出世,張生由阿平和黑妹幼犬時期已開始照顧牠們,每天都待在這裡陪伴,通常由中午到深夜十一、二時,又給牠們吃的穿的,前兩天嚴寒,街坊們亦為牠們搭了紙皮「臨屋」更在地上鋪了兩層綿被。但為何不把狗狗帶回家,留牠們睡街上?街坊們都無奈表示「全部住公屋沒辦法」,張生嘆口氣道:「大隻……唔敢帶,帶不到牠們回家,住公屋……怕別人覺得搔擾然後投訴,會扣分的。」不過張生盡了主人的責任,帶牠們絕育、領牌、打瘋狗症防疫針,去年阿平和黑妹分別在尾部和腳趾生了腫瘤,張生更獲街坊夾錢幫兩隻狗狗付上萬元的手術費。

張生指以前曾有路人深夜報過漁護署,幸好早植晶片:「如果唔係(植晶片)死左好耐啦!」

現在,阿平不知不覺13歲半,黑妹也12歲半了,他們都有心理準備狗狗「最多可多陪幾年」,當記者問有否想過,阿平黑妹若有天離世,他們還會每天來嗎?還會否再養?他們都不作聲,似乎最不願面對的是分別。

在此,祝阿平黑妹身體健康,亦感激愛狗無分住宅,更無分地方的一班有心人。

(此文特別獻給油麻地一群愛狗的街坊)

阿平放心地臥在街上,因為牠知道這裡有關心牠的人。
阿平放心地臥在街上,因為牠知道這裡有關心牠的人。
黑妹有衫有床。
黑妹有衫有床。
愛心阿叔與阿平親近。
愛心阿叔與阿平親近。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