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揭尼泊爾工作動物辛酸 小騾滿布傷痕仍被逼工作

1930
騾子滿布傷痕,仍要工作。(張邨文提供)

【動物專訊】不少較落後的地區仍會逼動物工作,為的可能只是讓發達地區的遊客享受及娛樂。去年赴尼泊爾協助地震災民的港人張邨文,親眼目擊尼泊爾工作動物的辛酸,運啤酒的小騾,滿布傷痕仍被逼工作,腳因揹重物而彎掉,退役時即被遺棄自生自滅。遊客愛騎的大象,年少時曾被鐵鈎虐待成終生陰影,休息時被鐵鍊鎖著不得自由。張邨文讓大家反思,旅遊時還應否以動物作娛樂?

記者:程洛紅

本報早前報道過張邨文在尼泊爾的救狗工作(見LINK),但他除了幫助流浪狗外,亦關注到其他動物的情況,特別是被逼工作的動物。

遊客在尼泊爾山上飲啤酒,看似很寫意的經歷,但這刻的享受其實是通過剝削動物而得來。因為山路車輛不易行,負責運送啤酒的運輸工具,是騾和毛牛,騾是負責3000米以下,再高的地方便要靠毛牛,而毛牛平均揹的重量是100公斤,遠超一般人所想像。

張邨文發現,尼泊爾的運輸騾滿身傷痕,為何呢?原來牠們以綁在身的索帶揹重物,這些索帶會磨傷牠們的皮膚,但牠們即使受傷流血都不能休息,只能默默揹下去。不少騾的腿是彎了,因為重物而變得畸形,但牠們即使一拐一拐,仍然要幫忙運送物資。

當牠們不用工作時,牠們並不是自由自在的在草原生活,而是被綑綁及封嘴,連半點自由也沒有。到牠們為人類工作了大半生,再沒辦法工作而退役時,等著牠們的也不是養老生活,而是被遺棄,「奴役過後會自生自滅」。

尼泊爾的另一個旅遊娛樂是騎大象,張邨文稱,大家看到大象好像很馴服,只要騎者拿起鐵枝,即使不打下去,牠們也會乖乖聽話,原來是因為牠們有很恐怖的童年陰影。

那些鐵枝其實有鐵鈎,那些大象早在年少時已經領受過,泰國、尼泊爾、印度等都有類似的恐怖儀式,名為「Phajaan」,就是一班人以鐵鈎不斷砍傷大象,令到牠失去反抗意志。於是,將來當騎者一舉起鐵枝,大象便會記起當時的劇痛、恐懼與無助,即使聽從任何指示。有高級職員便對張邨文說,訓練大象只需要半年時間,可想而知那半年是怎樣的光景。

與騾子一樣,大象休息的時候並不代表有短暫的自由,因為牠們會被鐵鍊綁住腳,只能在很小的範圍走動。

張邨文說:「為了人類的娛樂,很多動物受苦。」他正籌劃與當地機構合作,希望為這些工作動物的福祉做一些事。

有意了解張邨文的救援工作,可以到他的網頁瀏覽:

http://wildconnections.com.au/

DSC_0402 DSC_0348 DSC_0335 DSC_0281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