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戰慄的無痛死亡:對動物虧欠的反思

1344
MOSCOW REGION, RUSSIA. NOVEMBER 5, 2014. Caged steelblue minks at Saltykovskoye fur farm. Valery Sharifulin/TASS

皮草展將於香港舉行,正當許多愛護動物人士反對再犧牲動物生命,來換取美麗的衣棠,已有多年歷史的皮草業界及一些「打手」則反駁,拋出無痛死亡的「人道」理論;甚至有人無限上綱,攻擊一些反皮草人士質問他們是否不吃肉或不用任何動物相關的物品等。筆者認為,這個議題打開,也是人類對動物傷害反思的好時機,但願文章能理性討論此問題。

《動物解放》作者得彼得.辛格說,「死亡,從來就不是不痛苦的。」而且皮草業界所指,以電擊、毒氣將動物解決生命能否「無痛」,筆者聽到這理論,感到不寒而慄,將殺死動物合理化,竟然連死亡都可被化妝成人道及無痛,而且還有不少人留言力撐,漠視動物是有感覺的生命、是有痛楚的。如果真的如那些人所指,動物無痛、死亡無痛,那麼為動物進行手術中還需要止痛藥、麻醉藥?

很明顯,動物是有感覺、有血有肉的生命。

作者得彼得.辛格說:「如果按照發達國家的人道屠殺法案來執行,則死亡可以既快又無痛。動物應先用電流或電擊棒擊昏,在尚未恢復意識之前割斷喉嚨。在死前片刻它們可能會感到恐懼,那時它們被人用刺棒趕上斜坡,到屠宰手跟前,而聞到死在它們之前的動物的血氣;但理論上,死的本身應是完全免痛的。不幸的是在理論與事實之間往往隔有鴻溝。」

香港毛皮業協會理事及發言人陳俊毅稱業界會以「一氧化碳」和「電擊」兩種方式「無痛」結束動物的生命,但死亡是否真的無痛呢?

「一氧化碳」被視為最無痛苦的死亡方法,但前提是有足夠的濃度令動物能在數秒內失去知覺,不同動物對「一氧化碳」的濃度反應不同,如果濃度不足以馬上殺死牠們,牠們所經受的痛苦便多了。「一氧化碳」會令到體內紅血球細胞無法帶氧,令動物窒息而死,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防護中心,「一氧化碳」中毒的痛苦,包括頭痛、虛弱、反胃、嘔吐、胸痛等,在失去意識前,這些因缺氧而帶來的生理痛苦也絕不好受。

「電擊」能快速造成心臟停頓,昏迷失去意識而死,有研究發現動物大腦要用2.7秒才耗盡心臟輸送來的血液,即由心臟停止到失去意識,大約要3秒鐘。不過,即時是美國的電椅死刑,也經常出現死囚痛苦了多個分鐘仍然未死的情況,可見電擊並非那麼可靠有效的行刑方法。而根據新華網在2011年採訪的資料,一家水貂養殖場以肛門通電方法殺水貂,但絕大部分水貂都無法一次便死亡,要電擊多次,承受更多痛苦。

更重要的問題,是「無痛」取毛皮只是一種業界的說法,並非有法律約束力和可執法的作業指引,更沒有任何資料可以讓人們確定那些產品的毛皮是取自採用這種所謂「無痛」方法的養殖場,以及有什麼數據或依據證明大部分的養殖場都是採用這種方法?在殺戮已經是現實的情況下,「無痛死亡」這種憑虛作出的辯解顯得沒什麼意義。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