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無聲吶喊》 「凝聚萬人,誓爭動物警察」召集人 鄺俊宇

875

狗BB被人用力踢飛,有片有真相,初步回應是「狗狗無表面傷痕,難以告得入」,這是何等的荒謬?這城市沒動物警察,當動物受到傷害時,每次是否立案調查都要拗,這一次已難得有片段,可知道,過去有多少次動物被虐殺或虐待,就連証據也難找?

動物不懂人語,痛也不懂求助,隨心情來虐打牠們,是一種會傳染的壞風氣,若平日已漠視牠們的感受,牠多痛也不關誰的事,我們不能任這種風氣蔓延,因為我們都是願意蹲下來聆聽動物感受的人。

這一天,我們又聽見有動物被傷害,這一次是我們聽見的第幾次了?為什麼這些我們不想聽見的新聞,總是不停地發生?有多少動物被虐的個案,最終都不了了之?為什麼?是因為這城市欠動物警察,欠更完善保障動物的法例。

以這宗動物被虐打案為例,狗BB無表面傷痕,所以連是否能立案都成疑,這不就是証明欠動物警察,就沒有執法部門能主動去調查嗎?成立動物警察,有實際執法的作用,也有一種精神的象徵,是告訴那些以虐待動物為樂的壞人知道,我們有人在看著你。

想問問各位朋友,你想繼續無了期聽到這些新聞嗎?若不,我們能再一次凝聚嗎?為無聲的動物凝聚,吶喊一次? 記得上一次,我們曾發動爭取動物警察的行動,過千人來撐,逼使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回應,當時他卻以「人手不足」回應,拒絕成立動物警察,今天連警務處處長都換人了,我們應該是時候再一次凝聚,讓社會聽見民間的訴求,正式成立動物警察。

若有行動,你願意來撐場,為無聲吶喊嗎?

生命沒有大小之分,高低之別,只有同等的珍貴。然而,以欺負弱小動物為樂,虐殺弱小生命為榮的人,你們死後不會落地獄,因為你們在生時已沾污了靈魂。

感謝每位願意為無聲吶喊的朋友,期待在這一次的行動中相見。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