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肥仔死了

173

【本報取得授權,文章轉自NG wan ching FB。本報自行修改部分文字及標題。】

肥仔死了,被毒死。24日晚突然收到這噩耗。

無論是有特定目標,還是政府部門或市民為滅鼠而放的毒藥,牠也是被「人」毒死的。

毒藥放在地上,不論是由政府部門所放,還是由任何一個人所放,我們是否應該反思:
是為了殺老鼠嗎?
放毒藥殺鼠是否如此理所當然?
毒藥就是「無差別」地,令所有動物有機會服下毒藥,奪去生命。貓、狗、甚至野豬等動物,也有機會吃下毒藥。

我和肥仔的相識經過,是一場偶然

為採訪農地生態,受訪者帶我到清潭地產農莊,繞錯了路口,找對往農莊的路時,肥仔早在路上等我們。這是我第一次到清潭,第一次認識肥仔。牠是鄰田的小狗,算是我人生中最親近的狗仔。

牠常常無所事事又威風凜凜地在田間閒逛和撒尿。

後來我每次下田,肥仔總是在半路迎接,有時黃昏離開時,牠會送我一段路,最遠那次送到村口。牠對每位農友也是這樣照顧。

在田間休息時,我會靜坐,肥仔就坐在一旁,無所事事笑咪咪地迎着風休息。

夏天太熱,牠就跳落潭溪游水;有時又跑到田裡搗蛋,作勢責罵牠,牠笑咪咪地逃離現場。

我喜歡牠所過的生活,也令我思考到底鄉郊的動物,能不能過着更可展現本能的生活。於是我訪問了牠主人。肥仔的身細坎坷,還是小狗時差點餓死街頭,被救起後好不容易才活過來,但好日子不長,只有兩歲多便被人毒死了。

最近很忙,少了時間下田。但我沒想到以後下田,再沒有肥仔跑來迎門,也聽不到牠由興奮強抑壓住情緒,再轉為冷靜的可愛吠叫聲,我再也無法摸摸牠多生一隻的腳趾仔。

肥仔,但願你離去時沒有太痛苦。

肥仔長睡在無花果樹下了。
牠這麼肥,樹或許會長得很壯。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