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欠你的豈止一句 Sorry?》(文:動物公民Roni Wong)

303

被海洋公園及傳媒標榜為「全球最長壽」38 歲的熊貓佳佳,早前鬱鬱離世。社會輿論包括傳媒、香港市民、保育單位,甚至好些動物福利團體,均以「難過」一詞來形容佳佳的離去。事實上,園方的「安樂死」並沒有真真正正處死佳佳,背後主宰生殺權的那張刀 ---熊貓政治,早已宰割了動物的尊嚴和情感:由困養的第一天開始,動物已經不再是動物,是外交禮物、是商業展品,牠早已死亡。

海洋公園在新聞稿中,表示悼念大熊貓佳佳精彩一生,並歌頌她對香港的貢獻,計劃與內地政府部門磋商,將佳佳遺體製成標本。一向而來,保育熊貓的計劃由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主理,現任主席是陳晴 (前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女兒),當中關係不言而喻。佳佳由抵園前被充當外交禮物,到死後包裝為愛國烈士、為國捐軀的標本,她的一生:被囚禁、被消費、被規劃,一切順著政治締造的劇本下進行展覽和保育。藥水灌進血管那刻,安樂死大概沒有讓佳佳安樂地離去,牠躺在手術枱上,仰望著空洞的天花感歎:我的一生,到底為誰而活?

大熊貓的繁殖期一年只有數天,一般來說,被圈養的雄性熊貓除要強迫訓練雙腳站立,觀看交配影片,最殘忍莫過於要被強行插入一支膠管收集精液。為增加生育的成功率,雌性的熊貓需要先被麻醉,好些情況,甚至連續十天在半清醒的情況下被導入精子。我理解,園內的飼養員對佳佳疼愛有加,對於熊貓的保育工作有著一腔熱枕,並充滿使命感。然而,當保育工作背後是永久犧性動物自由、強迫生育,任由 2900 萬名遊客消費佳佳的時候,這到底是在保育動物、還是在傷害動物?

不論是安安、佳佳、盈盈還是樂樂,被困養於展館的熊貓的早己失去從自然或同伴學習覓食、繁殖和爭奪資源的能力(曾有野放熊貓與野生群族打架而摔死),將來野放是近乎不可行的事。所以整件事,重點不是動物壽命長短、也不是環境待遇(動物福利),而是動物自主(動物權益)的問題 :無論人和動物,生存和自主性本身就是價值,缺一不可,公園縱使提供再完善的環境、再先進的醫療,也是枉然,因為園方褫奪了動物的天賦自主權,動物已經不再是生命,視為沒有感知的 “Object” ,而法律下保障的基本權利自然也會被淡化和漠視。

失去熊貓佳佳,痛心、惋惜是人之常情。問題是,我們還要重蹈覆轍在將來(回歸廿十年)引進更多熊貓,作為偽保育的教育展品、死後製作標本嗎? 香港人和海洋公園,豈止欠熊貓佳佳一句Sorry,虎鯨海烕、海豚 Jessie ……這軰子愚昧帶來的罪,動物定必牢記於心。

動物公民 — Roni Wong ( 豚聚一家召集人)

(Photo Creditt: Eric Baccega/NPL)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