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兔毛兔公仔 血腥真相下的傳媒責任(文:小白子)

577

活取兔毛,用來做兔子毛公仔,是世上最變態的事。情況有如剝皮實草,殺死一個人,完整地活剝他的皮,再將乾禾草塞入這個皮囊內,然後縫合。我們攬着這種「真兔毛兔公仔」,跟抱着一具實草的皮囊有何分別?

筆者相信,要是我們知道那是實草皮囊,無論手工再靚,大家都會覺得恐怖、不人道、嘔心。同樣道理,要是我們知道那公仔是真兔毛、狐狸毛、貂鼠毛所做的公仔,也不會有人想買,除非那人是心理變態。 那為什麼這些真皮草公仔,能打入大眾市場?原因是因為消費者並不知道生產真相。

皮草養殖者當然不會想你知道他們如何繁殖、殺死、虐待動物,還有,他們不會想你知道到底一隻動物的成本價錢、一條真毛毛的成本價錢的實際數字。

原因是什麼?可以從今次「真兔毛公仔」一事中,小販所說的話猜度到。當有人質疑小販賣的公仔是真兔毛時,小販回答道: 「我點答你呢?如果係真,應該要賣幾百蚊,呢d幾十蚊。」

對!皮草商人就是利用我們對「皮草是貴價」的這個傳統認知概念,企圖不承認我們所買到的「cheap嘢」也是真毛,甚至我們也會因為這是「cheap嘢」而相信這是假毛。商人根本是在混淆視聽!也證明了平價皮草已是一個「入晒血」的議題,這些皮草已滲入大眾生活層面而大家毫不察覺,情況極壞。

2014年NGO「環保觸覺」做了一次較完整的平價皮草測試,他們購買低價時裝店,包括花街店鋪、collection point 的貨品,然後再作化驗,得出有6成樣板都是真毛的結果。

可惜,除了這次的化驗和公佈外,香港竟然沒有一間主流媒體願意更進一步跟進此問題,沒有一家媒體做過化驗、跟進毛皮的貨源等。整個議題全靠民間團體推動,傳媒被動地等候NGO召開記者會,供給他們數據和分析。又或者,傳媒只將網民的發現,重新整合一次,連查證的程度也沒有,便寫了一條稿(俗稱炒稿)。或許有人認為:賣皮草又不犯法,查來也沒有用。

那數年前,日本品牌UNIQUE 售賣殘忍「美麗諾羊毛」一事,他們有犯法嗎?沒有,但這件事超過了大眾可接受的道德標準,於是各地發起罷買,最後迫得UNIQUE 要作出承諾逐步棄用此羊毛。

傳媒不主動調查,是因為懶惰、不夠人手,還是因為考慮廣告收益?不少報章也為了不得失喜歡設計皮草的國際時裝品牌,而自我閹割盡量少觸及反對皮草報導。 如果,「不知道真相」是會令人在不知不覺間買下這些毛公仔,而傳媒的責任是尋求真相,將真相和知識帶帶公眾,那現在傳媒是否沒有把這事做好?

Com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