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署西貢捕豬手法被批粗疏 打麻醉針後野豬逃走「在野外暈陀陀非常危險」

85

【動物專訊】大埔民政處今日召集跨部門會議,讓民間團體與漁護署及警方代表,討論本月17日在西貢輋下村捕捉野豬的行動,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小羊批評漁護署以捕捉的方法去處理村民投訴,做法粗糙,而且有野豬中了麻醉槍後不知所蹤,令人擔心牠在野外「暈陀陀」,會否有生命危險。有村民則批評漁護署將被車撞傷的「大公牛」人道毀滅,是不當的做法。

大埔民政處今日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要求下召開跨部門地區會議,與漁護署及警方代表討論捕捉野豬行動,以及「大公牛」被車撞後,遭漁護署人道毀滅的問題。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小羊在會上指出,當日(5月17日)漁護署派員到輋下捉野豬,不論對當地的野豬或是黃牛群,同樣是十分粗糙的做法。

「漁護署解釋因為早前接到居民投訴,因此派員捉豬。我們則認為用捕捉的方法來應付動物是無效的,因為動物不會知道你在做什麼。處理居民對野豬的投訴時,能否考慮勸人勿餵野豬,或者蓋附近好垃圾桶以免野豬翻倒垃圾?」

小羊又特別提到當日的行動中,有一頭野豬身中漁護署發射的麻醉槍,及後不知所蹤。「野豬中了麻醉槍,我們又不知道藥力如何,野豬在野外暈陀陀,對牠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牠可能會出意外。」

有西貢村民則質疑,漁護署捕捉野豬的行動,將附近的黃牛嚇至走出馬路,事隔兩日大公牛遭的士撞傷,然後被漁護署人道毀滅。他指「大公牛」被撞傷後,仍去提醒其他小牛不要走出馬路,但短短兩小時後遭漁護署人道毀滅。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