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動物實驗室研究員的自白:每日都要結束牠們的生命感難受

【動物專訊】許多科學實驗均會經過動物測驗,犧牲了無數生命去完成,包括對人類非常重要的藥物、女士常用的化妝品等,許多均有經動物實驗。Ada(化名)原於大學的動物實驗室任研究員,她除負責替研究計劃的白老鼠打針、做手術外,還要在計劃完成時殺掉每一隻實驗犧牲品–白老鼠。

大學時修科學的Ada說,讀書時雖然有解剖老鼠的實驗,但那些老鼠已經被實驗人員解決了,學生無需自己動手結束他們的生命,但當實驗室技術員則需負責了結他們的生命。白老鼠正常有三年生命,但用作做醫療實驗的白老鼠則只有數個月的生命,他們在三個月成長期後,便會被送往實驗員手中分批號,視乎實驗所需決定其生命長短。這些白老鼠全部沒有姓名,只有號碼,當實驗所設的期限到了,技術員便要替這些白老鼠安樂死。

Ada 說每名技術員都會需要照顧一些老鼠,看著他們玩耍、睡覺至死亡,都是由技術員照顧。「我感受到他們是有感受,由於他們由我一個人負責照顧,他們會認得我,有時會玩。雖然他們只有編號沒有名字,但我對他們也有感情,到要為他們安樂死的一刻是十分難受。我唯有希望自己手勢盡量可以好一點,不要加深他們的痛楚。我記得最初時,我曾因為自己做得不好而痛哭。」

第一隻白老鼠要被結束生命時,ada忍不住跟他說了句:「bye bye!希望你下世不要再是白老鼠了。」隨著實驗期限到,Ada需按時了結一隻又一隻的白老鼠,而這些老鼠被麻醉時,會如人類或所有動物死亡時或做手術前一樣,屎尿會流出。令她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隻白老鼠知道自己的同伴一隻一隻被安樂死,輪到他時,他驚惶得背著Ada,不敢望她,頭竄進木糠內抖震,令Ada非常難過,更不想替白老鼠安樂死,亦由那一刻起,作出辭職的決定。

由終結第一隻老鼠生命開始,Ada開始感到傷心、難過,因她本身都愛動物,卻要親手做劊子手,她明白自己無法阻止或停止醫學實驗,但想起這些由她照顧的白鼠要由她終結其生命,加上其大學將進行大動物的實驗,想到又將要面對殺動物時,ada辭去了這份別人眼中的高薪厚職。

白老鼠劊子手的工作,Ada在殺掉多隻老鼠時結束。回想動物實驗的工作,Ada形容講起要殺掉他們也想喊。雖然無法阻止,但亦想告訴人類,動物很偉大,許多動物為人類犧牲了生命。

這是我們值得反思的問題。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