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命鬥士遇上生命鬥士

0

《情常在》常說動物有種特殊的魔力、治癒力,如果不是親身體驗,可能你不會信。我也其實從來也不信緣份的,但她讓我覺得原來一切也是整定的。突然感觸,小小分享。

投稿讀者: Peggy

我患上了一個罕見的免疫系統病,名為「視神經脊髓炎復發症NMOSD」,全港就只有那麼約100個同類病人。 6年來已病發過數次,脊椎神經發炎,每次發病時都痛得想死,會痛到身體抽搐,下半身完全癱瘓動不到分毫;大小二便不能自我控制,甚至曾經因為在街當眾大便失禁了而患上情緒病,社交恐懼症、焦慮症。 這5、6年來不斷病發、醫治、轉好、再病發,由自由行得,變成用拐仗、4腳叉、步行架、輪椅,每況愈下。 3年前又再病發時已沒可能再上班了,被迫辭職,在家養病。家人擔心我在家無所事事,更擔心我會亂想東西,給從小就喜歡貓的我領養了一隻唐貓回來,名為小虎。由4個月大從貓舍領回來,至今3歲。

虎滿生命力的小虎。

自此以後,每天在家24小時養病的我,有了小虎作伴,她也總是喜歡黏著我,向我撒嬌,形影不離。 覺得一切是整定的,是因為有了這個病,然後我得到了小虎,有了小虎後,賦閒在家的我自自然然地開了一間售賣貓咪產品的網店,我不會說自己是大生意,只是小小的一間網店,但卻讓我這個雙腳不能動、沒法外出工作的人感覺到了自己多少有點用處,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賺點錢為小虎買點貓糧貓砂,養育自己的女兒,在絕症下證明自己還是有用的人。

剛今年4月又再復發了,今次甚至蔓延至腦部神經發炎,整個腦部左腦右腦大腦小腦都大範圍受損了,下半身又再次癱瘓了,視神經測試已達危險水平,現在只能卧床。醫生說這個病有可能會死會癱會盲,任何一個內臟隨時都有可能受損,身體甚麼部位甚麼時候會受影響,沒人知道。 為了治病,藥物已不足夠了,進行了8次的洗血療程,共插了20針的靜脈導管,試過大量失血要輸血,抽過脊水,住院兩個月,應該被插了100針吧? 面對著一個有可能致死的絕症,住院期間,當然靠著親人男友的支持,但小虎更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天睜大眼就是想著要努力要撐過去要快點回家見小虎,家人也說沒有了我,小虎每天也悶悶不樂的, 不願動。更讓我撐下去的是每當想到小虎的身世,她其實一出世就連著臍帶遭人掉在垃圾房外,幸好得義工及時救起,但同胎的姐姐還是保不住去了彩虹橋。剛出世便沒有媽媽奶,免疫力比誰都差,還要被掉在污穢的垃圾房外,沒有了姐姐的陪伴,但堅強的小虎咬緊了牙關撐下去了,在貓舍一直撐直至遇上我們。

想到此,就會想這麼的難關,小虎也捱過了,我也可以撐過去,要快點回去陪她。 從前,我會以為領養是我救了她,改變她的一世;現在怎想也覺得根本是她救贖了我,改變了我的生命。 住院兩個月後,現在已出院了,只是在家中依然躺在醫療床休養,仍然不太動到,每星期仍有各種物理治療,每天吃幾十粒藥。 對上一次我住院了10天,小虎嬲了我半晚,今次住院了兩個月,虎虎足足嬲了3天,很害怕很害怕因為兩個月的分離消磨了3年的感情,她就是我一直住院時的精神支柱;還好,3天後比以前更愛更嗲更痴身了,每次我出去小小數小時做治療,回來後她總是不斷呀呀嗯嗯說話,要扭要摸要嗲,很感覺她害怕再次失去我,現在更加更加愛嗲愛摸愛撒嬌,總是要我摸著睡。 很感恩很感恩我們之間的覊絆。

現在,每天能夠睜開眼,看到天空,都覺得是賺回來的,在病床上還有她陪著我送給我的工作。為了疼錫我的人、為了小虎,即使雙腳每時每刻如何痺痛無力,還是要硬吞下去,堅持做治療,只為他們盡量做到動得點滴。 常說不幸中才會看到自己的幸運,不是因為這個病,我不會遇上小虎,感受到她給我的治癒。 太長的分享,謝謝你看完!

[投稿的PEGGY: 「其實只想透過我的故事帶出毛孩帶來的魔力威力治癒力,希望能感動到更多人去愛動物、領養寵物」]

#香港動物報#領養不棄養 #感激PEGGY的投稿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