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是一個動物友善的城市

1

讀者投稿

「香港,不是一個動物友善的城市。」

我想,在這城市,作為動物義工或單純愛動物的人,這句話應該說過很多次,聽過的次數可能更多。繼波子差點被「砌生豬肉」然後預約拘捕後,又有遲鈍貓被踩傷後自衛反而被指傷人,現仍不知漁護處會如何處理事件⋯⋯而究竟還有多少動物被屈、被犧牲?有沒有主人無能為力守護牠們令牠們無辜受坐冤獄受苦?

對於動物「被屈」,我們一家有一次親身經歷。我曾養了兩隻狗狗(他們都分別老了,去了彩虹橋)四年多前,忽然有一個晚上門鈴響起,漁護處兩位職員及兩名警察在門外,說我家的西施狗「叉鷄」傷人,要帶走牠檢疫云云,更將要坐七天的牢,我們全家人摸不著頭腦,叉鷄是天生非常溫馴更可以說有點鈍的狗,牠傷人?沒可能!這時「人證」——一名樣貌平平的年輕女子出現(這報案人,我後來才知是同層隔壁走廊的一位住客),她指著叉鷄向漁護職員及警察說:「是牠了」。漁護處人員接著向我們講述事件,我開始記起事發經過,我們習慣每天晚上放狗,有天我記得在所住樓層等升降機時,有一對年輕夫婦我一起,叉鷄(是友善的那種)撲起來碰到那女人,當時我們都不以為然,怎料後來那女子只去了保案還到醫院驗了傷,雖沒有表面傷痕,警方形容她從那天之後「心理上感到很不安和十分害怕」,但坦白說我連那天的一撲都沒有印象,是他們提起我才記得,原來不安也可以作為指控。(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得把心中當時的粗口給省略了)

由於我們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完全不懂反應,我和家人只能紅著眼看他們帶走叉鷄,但是漁護處抱起牠放入籠裏的可想而知叉鷄多麼溫馴。那晚我們都徹夜難眠,叉鷄長大以來第一次離開我們家在外過夜,而且我猜大家都有聽說過漁護處上水狗房的環境吧,怎能不擔心?怎能讓叉鷄待在那裡?最後我記起叉鷄恰巧曾在兩個月前腸胃不適看醫生,於是我到獸醫處領取醫生紙,證明他不適合居住在衛生環境差的狗房,隨即與媽媽一起去接牠,一切非常順利,叉鷄獲批放。接牠的時候,我一個人跟隨着工作人員的腳步第一次進入那個「監禁用途」的狗房(已經不是與流浪動物同一地方),但環境的惡劣、狗狗的眼神、不安的吠叫⋯⋯已經讓我飲泣起來,一直也不能忘懷,抱回叉鷄時終於抱着牠哭了起來。說到「保外就醫」的方法,我不是在引導大家走「灰色地帶」,但那是我們的寶貝,不能因爲牠不會為自己辯護就白白受苦。

但願主人都能夠為自己的寶貝挺身而出,至少能保護他們,不要讓他們含冤受屈。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